开户送白菜

当前位置: 首页>子站>网上展厅>特色栏目>民俗风情

福州榕树的诗与赋

发布时间:2019-04-08 来源:福州晚报 字体:【大】【中】 【小】

  福州别称榕城,榕树是福州的市树和福建的省树,在闽都文化中有着灿烂的一章。福州榕树入诗入词到唐代以后才略有所见,而宋代薛季宣的《大榕赋》和李纲的《榕木赋》不仅是中国文化史上绝无仅有的两篇榕树赋,还是专门描写福州榕树的千古绝唱。

  (一)

  榕树文化,源远流长。福州榕树入诗入词到唐代以后才略有所见。

  如唐代闽县人陈诩的《登郡城楼》:“孤径回榕岸,层峦破枳关。”写的是江边榕树成排列阵为“榕岸”。

  南宋时,莆田诗人刘克庄的《即事二首》:“傍榾柮边名燠室,有榕树处当凉台。”以及《太守林太博赠瑞香花》:“莫因山鸟啼榕树,便忆河豚饱荻芽。”张元幹的《点绛唇》:“山暗秋云,暝鸦接翅啼榕树。”写的是福州鸟啼榕树和榕阴蔽日可以乘凉的美丽景色。

  连江人李弥逊的《蝶恋花》:“十里人家,路绕南台去。榕叶满川白鹭飞。”写的是从福州城里到南台的榕树绿叶满川的葱茏景象。

  著名诗人陆游曾在福州为官,其《度浮桥至南台》更写出福州榕阴的浓厚诗意:“白发未除豪气在,醉吹横笛坐榕阴。”

  而榕树入赋,却仅见于宋代薛季宣的《大榕赋》与李纲的《榕木赋》。它们是中国文化史上绝无仅有的两篇榕树赋,也是专门描写福州榕树的千古绝唱。

  (二)

  《大榕赋》见于清康熙四十五年(1706)陈元龙主持编纂的《历代赋汇》。

  薛季宣(1134—1173),字士龙(亦作士隆),号艮斋,永嘉(今浙江温州)人。曾历仕鄂州武昌令、大理寺主簿、大理正、知湖州,改常州,未赴而卒。薛季宣是个有名的理学家。他反对空谈义理,注重研究田赋、兵制、地形、水利等世务,开永嘉事功学派先志,著有《浪语集》《书古文训》等。其所作《大榕赋》,常人难见,特全文标点如下:

  “越欧而南,岭山东麓,有七闽之会焉。厥都维福,福都中闽城。山堑水修,逵孔直丽。谯南指粤,有乔木根乎此堂。青葱映带,经五门而之合江,夹经途者,凡十有五里。其为根也,盘桓诘曲,势浮平陆。隐丘陵,斡坤轴。如山如坻,崟岑蔽亏。列岫奇峰,幻然默为。蜿蜒纠纷,蛇蟠鹿奔。卷舒连蜷,油如出云。树无全株,万本同植。萦连拥肿,钻坚露隙。俦引俦缘,自陵空碧。和气郁,赘疣生,众丑备,百怪形。岌如神山,冬无落木。苍苍九夏,森其翠幄。枝柯离欹,横从出奇。翕如其合,判如其离。嗟如其往,欻如其来。夭蟜骊龙,摩天切空。雏翼云垂,扶摇下风。轮囷无心,随之有本。孔综根元,谁分混沌。轩然而大厦成,蚴然而怪螭怒。骈爪纷拿,矗其八柱。飞鸟千群,而咸栖有所。绸缪束薪,不堪以火。盘根错节,而摧斤缺斧。其圆也,不中乎规,不成乎矩。樵夫视而弗斫,大匠行而弗顾。以无堪而保其天,斯所以迩乎人,而寿莫之数也。若夫景升之牛,主人之雁,不善其鸣,服箱孔屯,以不才而烹者,何哉?盖丰肌而蠹,夫人之刍豢也。其榕木则不然,承天之施,得生于地,不假乎人,不离乎类。不以直节为高,不以孤生为异。凌寒而不改其操,连理而不称其瑞。无庸而庸无尚焉,为其全虚愚之义也。至于交柯旁薄,分根合枝,异生同命,萦缭相维,倚天成盖,蔽野成帷。迷云而零雨不下,畏日而炎天改色。邑人之依,行人之得,不才而才无似焉,斯其为大通之德也。夫惟有大通之德,全虚愚之义,守不才之位,处无庸之地,为物而物,固莫之陵。比人而人适当其意,其事也无施,其生乃克。遂是生乎通邑大都之间,尚亦躐千龄而几万岁也。走尝闻诸西方之人曰:尼俱律陀之木,其子芥三之一,及其成材,荫车将五百乘。斯榕木者不几于是乎!今夫闽中之木,榕为大,其萌也微,物莫之害。有蕞其牙,蓊然天盖,走不知命之者谁耶。庸以劣其形而不文其内,无文于内将或容于外,而以成其大。”

  赋中所提的“七闽之会”与“厥都维福,福都中闽城”,就是指现在的福州城。

  这篇《大榕赋》感情浓烈,语势流畅跌宕,具有浓郁情思和壮大气势。赋中分别写了榕树的根、干、枝、形、赘疣、材质、树龄、榕阴等,对榕树勃发旺盛的生机活力、伟岸壮观的气势、苍翠美妙的姿容所作的排比藻饰和恣意铺张,极具艺术感染力。如形容榕根“蜿蜒纠纷,蛇蟠鹿奔”,树干“万本同植。萦连拥肿,钻坚露隙。俦引俦缘,自陵空碧”,榕枝“枝柯离欹,横从出奇。翕如其合,判如其离。嗟如其往,欻如其来”,树形“夭蟜骊龙,摩天切空。雏翼云垂,扶摇下风”,榕阴“迷云而零雨不下,畏日而炎天改色”,其材质虽非“瑞木”——上好木头,既不能用作栋梁盖屋,又不能当作柴火烧饭,似乎无用之极,但正是榕树“不假乎人,不离乎类。不以直节为高,不以孤生为异。凌寒而不改其操,连理而不称其瑞”的“不才之才”却成就了榕树的“大通之德”——与老庄学说中所主张的大道融通为一,以致“樵夫视而弗斫,大匠行而弗顾”——砍柴人和木匠都不去加害它,故它能以没有实用的“无堪”而获得长寿——“躐千龄而几万岁”,又以蔽日遮雨的榕阴造福人类。作者所表达的道法自然——“不才而才无似”“无庸而庸无尚”的理趣可谓情深而文明,闪耀着“一分为二”的辩证法光芒。全文纵横捭阖,铺张扬厉,文采飞扬,气势壮大,充分展示了作者渊雅的学识和驾驭辞章的高超技能,其内容的端方严正和辞藻的华丽丰赡,堪称古今写榕的经典之作。

  (三)

  李纲的《榕木赋》亦见于《历代赋汇》。

  李纲(1083—1140),祖籍南平邵武,字伯纪,号梁溪先生,北宋末、南宋初抗金名臣和民族英雄,著有《梁溪先生文集》《靖康传信录》《梁溪词》。

  《榕木赋》前有小序:“闽广之间多榕木,其树大而无用,然枝叶扶疏,庇荫数亩,清阴人实赖之,故得不为斧斤之所翦伐,盖所谓无用之用也。感而为之赋。”序文虽总提“闽广”,没有明言福州榕树,但李纲罢相被贬及遇赦后,都曾闲居福州多年,最后病逝于仓前山楞严精舍寓所,墓在闽侯大嘉山。毋庸置疑,李纲最熟悉的自然是福州榕树。

  李纲的《榕木赋》比较简短:

  “南有巨木,其名曰榕,下蟠据于厚地,上荡摩于高穹。雨露之所雱润,雷霆之所震耸,日月之所照烛,乾坤之所含容。与众木均夫,何赋形禀气之独不同也尔?其擢干敷条,轮囷离奇,结根植本,拳曲拥肿,口鼻百围之窍穴,龙蛇千尺而飞动。仰视俯察,何规矩绳墨之不中也?高明之丽,非栋梁之资;斫削之工,非俎豆之奉。以为舟楫则速沉,以为棺椁则速腐,以为门户则液,以为楹柱则蠹。薪之弗焰,无爨鼎之功;燎之弗明,无爝火之用。盖枵然之散木,徒万牛之嗟重,宜匠石之不顾,同栎社而见梦。然而修枝翼布,密叶云浓,芘结驷之十乘,象青盖之童童。夏日方永,畏景驰空,垂一方之美荫,来万里之清风。靓如帷幄,肃如房栊,为行人之所依归,咸休影乎其中。故能不夭斧斤,棓击是免。虽不才而无用,乃用大而效显。异文木之必折,类甘棠之勿翦。立乎无何有之乡,配灵椿而独远。不然,则雁以不鸣而烹,漆以有用而割,犀象以齿角而毙,樗栎以恶木而伐处。夫才与不才之间,殆未易议其优劣也。”

  李纲的《榕木赋》虽不如薛季宣的《大榕赋》对榕树的铺排和描写来得细致、丰富和生动,但仍有其沉雄劲健的本色。赋中,李纲主要是对榕树的不才之才、无用之用发了一番沧桑感慨,一舒他仕途挫折、忠心为国却备受排挤的块垒,亦与薛季宣盛赞榕树“无庸而庸无尚”的“大通之德”异曲同工。他们的这一思想其实都是一脉相承于《庄子》对樗树、栎树无用之用思想的类比和引申,是庄子崇尚自然和顺应自然的养生之道的渗透和历史传承。

  薛季宣和李纲在榕树赋中都引申和借用了庄子的思想,把榕树视同樗树、栎树,指出榕树虽不可以为器、为薪,因不才而无用,却是“用大而效显”,提醒人们不要机械地看待“才与不才”“用与无用”,简单片面地乱下“优劣”的结论。

 

作者:林如求

   分享到:

相关链接